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本周之星 | 红精灵:春天的魔笛(总第十七期)

来源:中国作家网 |   2020年05月01日10:00

杜洁,笔名红精灵,网名红精灵。河南省南阳市新野县人,现居郑州。文学爱好者,偶有作品发表。

 

作品欣赏

 

春天的魔笛

 

1

取不出火,那就取出绿。春天的鸟鸣

盖不住体内的火,身体里的毒素

一大堆事物排列开来,有的弯腰,有的低头

有的从肺部伸出,巴掌大小的桃花源

嗯。它会呼吸,会吹奏乐曲

会吐出爱,会在最辉煌的时候

俯下身,看我们如何在困境中出走

且风调雨顺,年年有余

 

2

看不住春天,那就接住夏季

那就从枝头跳下来

那就把爱,从心底拿出

昨夜喝醉的那人,倚在树下喃喃自语

他说爱,说很爱很爱

说他很爱的那个女子是个小狐狸

她聪明狡黠,多情睿智

她长长的发尾,盘着蝴蝶,缀着小星星

她笔下的诗句,总是不忍提起

她撅起嘴巴,一如此时

偷跑出来的你

 

3

那时候我们还小,总是以为你是树妈妈

抛弃的孩子,总是欺负你弱小,胆怯

总想攀上去打你,我们在你的脚下

出剪刀,石头,布,我们轮番用诡计得逞

有的扔出瓦片,有的扔出碎石,有的干脆取下你的头盔

折断你臂膀,任凭我们如何凌辱

你不哭泣,不反抗,甚至不看我们嚣张的眼神

只是一阵风吹来,你点一下头,摇一下头

如同再次重新梳洗

 

4

挂满风声的云朵,稀落的星辰都被你接住

被你接住的还有雨水,跌落的鸟鸣

它们争先恐后,有的住你的心里,有的住你梦里

有的干脆抓着你的手,想要隐匿所有踪迹

我所不知道的是,你所属科目的是不是可以孕育子嗣

是不是能把一个人藏进果核,是不是

消失的时候,带着写满泪痕的白纸

我可不可以把时光藏起来,想你的时候

把黑夜拿出来,一遍遍擦洗

2020.04.16

 

 

本期点评1:余良虎

用真情吹奏“春天的魔笛”

诗贵真情。我认为,《春天的魔笛》是一首以情动人而取胜的诗。作者展开丰富的想象力,以春天的魔笛为物象借景抒情,托物言志;情与景互相交融,寓意深长。

全诗四节,每一节都选一个切入点,由物及我,由我及物,深入浅出,娓娓而谈,把个我的独特的生命体悟,通过意象,层层推进,剖出,绵密繁复,厚重踏实,直抵人心。

情至深至真至纯,浓得化不开了,才成其为诗。别林斯基说过:“没有感情,就没有诗人,也没有诗歌。”

这首诗的开头就通过创造意境来表达作者思想感情,反映当下的社会生活,引人入胜。

“取不出火,那就取出绿。春天的鸟鸣/盖不住体内的火,身体里的毒素/一大堆事物排列开来,有的弯腰,有的低头/有的从肺部伸出,巴掌大小的桃花源/嗯。它会呼吸,会吹奏乐曲/会吐出爱,会在最辉煌的时候/俯下身,看我们如何在困境中出走/且风调雨顺,年年有余。”

含蓄的语言表达,让人自然而然地联想到春天、疫情、大爱,以及人们的美好期待——风调雨顺,年年有余。

古人云:“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动情于中而行于言”(《毛诗序》)。从这首诗可以看出作者的心里是装有大爱的。“看不住春天,那就接住夏季/那就从枝头跳下来/那就把爱,从心底拿出。”面对一棵树,诗人把一生的情感,命运,都融入其中,物我相忘。不忍卒读,可是读了还想再读。揪人心,动人情,回味无穷。

我读过红精灵在中国作家网发表过的好多篇诗。如《与子书》就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她的诗有自己独特的风格。语言质朴,精致,优雅,鲜活,灵动,佳句迭岀。看的出,是个有生活有功底的诗人,写作技巧熟练而不着痕迹。这在当下是难能可贵的。

当今社会是一个泛娱乐化的时代。一些空洞无物,无病呻吟的长短句泛滥成灾。有人说,诗歌沦为自娱自乐的无聊消遣与文字游戏,已经丧失了诗歌的本体性功能,放逐了诗歌的价值引领角色。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这次疫情暴发后,网络诗歌井喷式的扑天盖地。然而,好的诗歌,逼近人的生存真实和时代良知的精品力作又有多少呢。

欧阳江河认为,当前中国的许多诗歌创作形成了某种惯性,失去了原文,失去了个人特征,失去了原语言,失去了和世界、和肉身、和真实感受等等一切发生联系的可能性,因此都变成了修辞,变成了词的组合。换句话说,就是失去了诗歌应有的现场感与及物性。

基于对诗歌的热爱,说了这么多。客观地说,像红精灵这样富有诗意的诗,在当下并不是很多。推荐《春天的魔笛》算是对当代诗歌的呼唤与希冀。

 

本期点评2:刘云芳

红精灵的诗作如她的笔名一般,带着一种轻快的的跳跃感,那种忽然冒出来的俏皮的、聪明的句子,让人感觉像是看一个小小精灵在你的指尖跳舞或者说话。文字间透露出美好与暖意,就连写思念的悲伤也常常是带着暖色调的。开篇,她写“取不出火,那就取出绿。”这样来书写春天,起笔就不俗。从语意上,联系第二首中“看不住春天,就接着夏天”这样的句子看似有一种妥协,却表现出作者对待生活的态度和对待生命的智慧来。

诗人在第一首诗中写道:“嗯。它会呼吸,会吹奏乐曲/会吐出爱,会在最辉煌的时候/俯下身,看我们如何在困境中出走/且风调雨顺,年年有余”,这些句子,让人从“困境”中看到希望。第二首诗像是一段温馨、迷人的小夜曲。第三首相对写实,写少年时的“我们”与树之间的记忆,我们扔瓦片,扔碎石,“任凭我们如何凌辱/你不哭泣,不反抗,甚至不看我们嚣张的眼神/只是一阵风吹来,你点一下头,摇一下头/如同再次重新梳洗”这样的表达跳出了所描写的场景本身,折射出了一种人与生活的关系。第四首诗的调子一转,由温馨变得哀伤起来,虽是哀伤,其情感的表达也是较为克制的。她写道:“我所不知道的是,你所属科目的是不是可以孕育子嗣/是不是能把一个人藏进果核,是不是/消失的时候,带着写满泪痕的白纸“这几句话既充满想象力,又异常动情。直到最后结尾处,诗人写到”我可不可以把时光藏起来,想你的时候/把黑夜拿出来,一遍遍擦洗“,由于前边暖色调的极力烘托,使得这个结尾更加令人心疼。仿佛这可以被人擦洗的黑夜更加深沉了。

《春天的魔笛》一组四首诗更像音乐演奏中的四个音部,它们各成一体,却又能相互融合、相互衬托,使得作者表达的情感更加丰富,具有节奏感。在中国作家网读过多首红精灵的作品,其轻灵的质地总能让人眼睛一亮,期待她在诗歌内容的涉猎方面能有更多的尝试。

 

本期点评3:陈丹玲

关于《春天的魔笛》的三言两语

《春天的魔笛》是清亮的。它们带给人透彻、澄明、憬悟,它们脆生生地新鲜着,像樱桃在早晨倒挂着露珠。然而,相比于其他艺术,诗歌更加是一种情感教育形式。读这组诗歌,有种万物美好、天地慈悲的情肠和痛快,自然生发的恩慈充盈心间,让人感叹:天使所失几乎就是凡人所得,是作者红精灵所得呀。从头便是“取不出火,那就取出绿。春天的鸟鸣/盖不住体内的火,身体里的毒素/一大堆事物排列开来,有的弯腰,有的低头/有的从肺部伸出,巴掌大小的桃花源/……”透明的勃生的欲望,在欲望中我们需要一份清新和取舍,让春天更像春天,让“我”更像“我”。

《春天的魔笛》还是多棱的。“在一位好诗人那里,我们永远听到高天与排水沟的对话。”无疑,这组诗歌给那些琐碎的生活戴上童话指环,光芒莹亮,把生活中的沉重、琐碎、凌乱放进这枚指环的光照里,那么诗性出来了。有人在这诗性里小憩,有人在试图回忆,有人在返老还童,一遍一遍安放和抚慰天命。人的欲望,人仅剩的那点纯粹,人与万物之间的相生与相杀都在诗歌的多棱里得到折射,而折射的光却隐含锋忍,引人思考。

《春天的魔笛》偏又是崎岖的。陈词滥调是一个安全阀,艺术用它来保护自己,避免退化的危险。无疑,红精灵是深谙此道的。读这组诗歌时,我们感受到作者在刺激语言,又被语言刺激,这种效应产生的“崎岖”感在诗歌的语言与节奏上一眼并能认出来。比如“挂满风声的云朵,稀落的星辰都被你接住/被你接住的还有雨水,跌落的鸟鸣”出现的方式,其微妙性是瞩目的。把整行诗送入小提琴般的降调里,这样一来,当它向上升至“是不是能把一个人藏进果核/”时,我们便获得了一种自在感。作者的声音带着谦逊,然而又带着确信的节奏,爬上“把黑夜拿出来,一遍遍擦洗/”这个高度。当听到她这个声音时,你就心照:世界铺开。只要认出悲伤就够了。

除了《春天的魔笛》,近段时间还读过红精灵别的原创组诗,我喜欢那种从人间烟火上淬炼出的仙气,她不避俗常,她有深植于俗常的根须,却又有高处的洁净、简然、充盈,那便是洞见,是绽放,是诗的姿态与面目,是诗的钟情与至性。看得出,作者始终在努力,她忠实于自己的措辞,忠实于私人音色,忠实于通过个人心灵的棱镜来折射生活而不是反映生活。

 

本期点评4:范墩子

帕斯捷尔纳克对诗歌有着独特的看法,他说:“诗通过天生的听觉能力,在纷乱杂沓的词语中分辨出自然优美的旋律,接着——就像人们抓住一种声调一样抓住它——让自己沉浸在对那一主题的即兴创作中。”这个观点出自他的一篇随笔,是我以前在豆瓣上看到的,我一直保存着这篇短文,阅读红精灵的诗歌时,我想到了这句话,便又翻出这篇短文对照着《春天的魔笛》看了几遍。

阅读红精灵的诗歌,能够直接感受到诗歌里的自然元素和扑面而来的清新、灵动之感,诗人善于捕捉瞬间的感受,诗句充满强烈的想象和魔幻的色彩,更充满着诗人对生命本质的倾诉。对诗歌中自然元素的发现,是深入解读红精灵诗歌的一把钥匙。无论是春天的鸟鸣、巴掌大小的桃花源,还是瓦片、碎石、挂满风声的云朵等,无不在展示着一种清新的诗风和自然的力量,这些被随机组合在一起的意象,汇成湍急的河流,在春天魔笛的吹奏下,发出阵阵喃语。

取不出火,那就取出绿/春天的鸟鸣/盖不住体内的火,身体里的毒素;看不住春天,那就接住夏季/那就从枝头跳下来/那就把爱,从心底拿出;你不哭泣,不反抗,甚至不看我们嚣张的眼神/只是一阵风吹来,你点一下头,摇一下头;我可不可以把时光藏起来,想你的时候/把黑夜拿出来,一遍遍擦洗……

像这样充满着抒情性和灵性的诗句,在红精灵的诗歌中比比皆是,这充分展示出一位诗人敏锐的感受力和洞察力。自然给予了诗人发现美的力量,当诗人将这种力量以忧伤的画面展现出来时,便与心灵上所追求的那个自然形成了一种对照关系,静态与动态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就暗藏在诗句的声音和气息中。这也能看出诗人的诗学追求,力求诗歌的简洁、朴素和背后绵密的想象力,乍看平淡无奇,背后却蕴藏着一股磅礴的力量,随时都有可能击中读者的心。                                                                                                 

了解红精灵更多作品,请关注其个人空间:红精灵作品集

往期佳作:

赵挺:那年,我忘了抱它(本周之星总第十六期)

雪夜彭城:板门屋里的喷嚏(本周之星总第十五期)

黎落:与命辞(本周之星总第十四期)

了解更多中国作家网原创好作品,请关注“本周之星”

正版森林舞会游戏下载 广东好彩1玩法说明 广西快乐10分破解如何计算公式 乐牛配资 黑龙江省福彩36选7的中奖号 江西十一选五一定牛新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江西11选五5开奖结果今天 新疆11选5开奖直 疯狂飞艇彩票是官方开的吗 喜乐彩 新疆18选7的开奖号 日赢配资 幸运pk10在线预测 安徽11选5走势图 北京赛车技巧 黑龙江十一选五近期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