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故乡,开门吧!

来源:《小说选刊》 | 万胜  2020年01月23日09:08

时至今日,我搬离故乡正好二十年,恰巧,我的文字生涯也是二十年。这样看来,我写小说竟是从离开故乡那一刻开始的。

在离开故乡的这么多年中,虽然我也经常回去,但总有一种感觉——曾经无比熟悉的她,变得越来越陌生。她就像是一位亲切的长辈,因长久不在一起生活而疏远。我敬重她,却不再像从前那样依赖她。起初我并没有意识到,故乡那扇大门已对我悄然关闭了。

北窑是我的故乡。

在近两年内,我写了一系列以北窑为主体的小说,我把这当做是回归故乡的一种形式或姿态。生命中一些珍贵的东西被我遗落在了那个地方,我想找回它。《摘钩》便是其中之一。

每个人与这个世界之间,都牵牵绊绊,都有无法放下的东西,就像有一只钩子,一头挂在你的身上,另一头挂着世界。但无论这只钩子挂得多么紧密牢固,都终有一天会被摘下,摘下后你和世界便一刀两断,再无瓜葛。小说主人公的原型原本与北窑无关,只是与我有关——他是我的中学同学,酷爱看书,成天抱着武侠小说埋头苦读。铁路技校毕业后他成了一名铁路工人,上班仅一年多,被挂在火车的挂钩上那年才二十出头,连对象都没有。年纪轻轻就与人世脱离了关系。我想他那么年轻,一定也像当年的我一样,对未来充满着愿景。我把他与北窑挂在一起,是觉得他的身世与北窑很契合。北窑这个因工厂而生的村落,随着工厂的落没一夜之间沦落为“孤儿”,它如同一节列车车厢,突然被摘了钩子,脱离了高速发展的社会,最终停滞在了那里。故乡是应该给人带来温暖的,但每次回去,我都会感到一丝凄冷。

于是,“故乡”这个词常令我感到迷茫。真的就只是我从小生长的那个地方吗?若真如此,为何当我回到那里时,内心的孤独反而加重,归属感和安全感也得不到满足。《流浪地球》也许是对的,地球只是人类的N个临时避难所之一,经过了无数代的繁衍生息后,人类已经与地球的自然环境融为一体,正是这种适应环境的过程使人类的高度文明和身体机能发生了退化。但是却有一些东西始终没有在蜕变中消失,那就是故乡情结。否则又怎么解释每个人内心中与生俱来的漂泊感呢?人类真正的故乡在哪里?这个问题同样是一只钩子。世界上每个难解之谜的后面都坠着一只钩子。

话扯得有点远了,得拉回来。对于从事文学创作的我来说,故乡是一座宝库,想要打开那扇多年前我转身离去时悄然关闭的大门,就得清除杂念,诚心实意,规规矩矩地默念:故乡,开门吧!也许这样,曾经被你遗弃的故乡才可能原谅你。

万胜 于2020年1月14日 大连

正版森林舞会游戏下载 七星彩开奖走势图 澳洲幸运5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互博足球即时赔率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 排列三开奖结果今天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走 山东十一选五胆拖 德国赛车彩票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广东十一选五做号软件 3d最新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玩法 芸泓配资 河北11选5一定牛 河内5分彩定位胆技巧 浙江11选5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