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百年不休甲骨学

来源:光明日报 | 刘剑 徐义华  2019年10月29日09:50

甲骨学走过的120年,经历了从无到有、从草创到辉煌、从史学研究到多学科综合研究的发展历程。甲骨学在前进中曲折发展,具体可以分为哪几个阶段,每个阶段的特点如何?记者为此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王宇信研究员。

1899年—1928年:甲骨学的草创时期

王宇信介绍,从1899年至1928年,是甲骨学的草创时期。1899年,王懿荣在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甲骨文,引发了学界的研究热潮,而私人挖掘或盗掘的甲骨也日渐增多。这一时期基本沿用传统的研究方法,产生了许多奠基性的成果。如罗振玉搜集了很多甲骨,并且考证出甲骨的出土地是殷墟。王国维则以甲骨拼合方法研究商史,将这一时期的甲骨文研究推向高峰。

1928年—1949年:甲骨学的形成时期

草创时期的甲骨出土以后,被外国人收购了很多。为了保护甲骨不再外流,而且如果能确定殷墟为商代晚期都城这一考古标准,那么往前推夏代和原始社会,往后推周代和汉代都会比较容易,因此,民国时期的中央研究院决定发掘殷墟。王宇信介绍:“1928年,当时的中央研究院派董作宾调查安阳殷墟是否存有甲骨,结果发现确有遗存,于是开始对殷墟进行科学挖掘,出土了很多甲骨。这就开启了甲骨学的第二阶段,即形成时期。”

中国人自己发掘了殷墟,也培养了大量的考古专家。1949年前后的甲骨文学者几乎都在殷墟工作过。这一时期的甲骨学成就突出:首先,董作宾带领殷墟考古发掘出了很多甲骨,根据地下出土的甲骨进行分期断代,总结出了五期分法。其次,郭沫若等人用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商代历史,开辟了甲骨学新纪元。再次,胡厚宣撰写了《甲骨文商史论丛》,董作宾研究出《殷历谱》,把甲骨学研究推到一个全新阶段。

“当时主要是抗战时期,他们在颠沛流离中延续了中国文脉,并且达到了很高水平。”王宇信说。

1949年—1978年:甲骨学的发展时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中科院就设立了考古研究所,开始发掘甲骨。当时有人说,甲骨文的辉煌是在前50年,并不看好大陆的甲骨学。但是,胡厚宣和于省吾等学者凭着坚定的信念,带着徒弟艰苦努力,在非常困难的条件下把甲骨学延续了下来。

这一时期的主要工作是搜集、整理甲骨文资料和编写《甲骨文合集》,解决资料匮乏的问题,同时,学者们开始对甲骨文的分期断代和社会性质等展开研究。

“郭沫若的奴隶社会说得到了当时大多数学者的认同。当时的研究弊端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不够准确、视野较窄,而且由于历史原因,时停时续。尽管如此,由郭沫若主编、胡厚宣总编辑的甲骨学史上里程碑式的著作《甲骨文合集》于1978年出版了。”王宇信说。

1978年至今:甲骨学的全面深入发展时期

这一时期成果卓著。《甲骨文合集补编》《甲骨文合集释文》《甲骨学通论》等著作,总结了甲骨学过去100年的成就。而自新世纪以来,甲骨学者凝心聚力,在《甲骨文合集》的基础之上,对甲骨文进行精细化整理,又推出了一批著作,而且以拓本、摹本、照相三位一体的更臻完善的甲骨文著录方法也开始在研究中大量运用。王宇信介绍:“改革开放以后,新的甲骨文著录书有十几种之多,著录了新甲骨1.9万片。”同时,学者们还认出了一些新字,编撰了一些字典,以反映甲骨文著录和文字考释的最新成果。

同时,商史研究也迎来高潮。中国社科院编写的11卷本《商代史》,可以说是补充商史空白的研究著作。在编《商代史》的过程中,学者们发现某些字的考释和理解,影响了研究的深入和对商代社会的认识。

目前,学界在继续着力整理甲骨、公布甲骨,争取发现新字,同时,把全部数据输入电脑,做成数据库。有的学者希望能依据社会历史、考古,找到甲骨文的造字依据。再有就是重奖甲骨文研究成果,比如认出一个字奖励10万元,就代表了一种鼓励的方向。“希望更多人能投入甲骨文研究。”王宇信说,“在大数据、云平台支持下的甲骨文字考释研究项目已正式启动,学者们相信以现代科技及传统相结合的方法,一定可以做好甲骨文的考释工作。”

谈到手头的工作,王宇信介绍,他们正在编撰《甲骨文合集》第13册《拓本收聚》。“第13册早年收录的是摹本,由于方法不规范,许多摹本是照样子画的,与实际有出入。我们正在收集整理这些甲骨的拓本,用拓本公布会更准确一些。这是当前甲骨文研究的最新成果,即将在文物出版社出版。”

对甲骨学的前景,王宇信满怀期待,但他同时指出:“目前最根本一项任务,还是要做好甲骨文普及工作。”

附:甲骨学研究 120年大事简表(徐义华)

1899年,王懿荣发现甲骨文。王懿荣是学界公认的甲骨文最早的发现者。

1903年,刘鹗出版《铁云藏龟》。这是第一部甲骨文著录书。

1904年,孙诒让撰成《契文举例》。这是第一部甲骨文字考释和研究著作。

1909年,日本学者林泰辅发表《清国河南汤阴县发现之龟甲兽骨》。这是第一部日本学者的甲骨学研究著作。

1915年,罗振玉出版《殷虚书契考释》,大量文字得到考释,卜辞基本可以解读。

1917年,王国维发表《殷卜辞所见殷先公先王考》,甲骨文开始作为史料研究商代历史;加拿大学者明义士出版《殷墟卜辞》,这是第一部西方学者的甲骨学研究著作。

1920年,王襄出版《簠室殷契类纂》,被认为是第一部甲骨文字典。

1928年,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在安阳殷墟进行第一次科学发掘,拉开了殷墟13次发掘的大幕,甲骨文整理进入科学发掘阶段。

1933年,董作宾发表《甲骨文断代研究例》,把甲骨资料分为五个时期,甲骨文史料价值极大提高;郭沫若出版《卜辞通纂》,资料翔实,编著体例精到。

1934年,唐兰出版《殷墟文字记》,甲骨文字考释成果和考释方法得到推进;孙海波出版《甲骨文编》,是早期甲骨文字形、考释汇编。

1936年,发现YH127坑,出土有字甲骨1.7万余片,是迄今发现甲骨数量最多的坑位。

1938年,日本学者贝冢茂树发表《论殷代金文中所见图像文字》,提出殷墟卜辞中有不属于商王的卜辞。

1939年,曾毅公出版《甲骨存》,这是第一部甲骨缀合的专书。

1944年,胡厚宣出版《甲骨学商史论丛》,这是早期甲骨文与商史研究的范例。

1948年,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编《殷墟文字甲编》《殷墟文学乙编》出版,殷墟13次发掘的主要成果得以刊布。

1953年,郑州商城遗址发现两片有字卜骨,系安阳殷墟之外第一次发现商代甲骨文。

1954年,陈梦家《殷墟卜辞综述》出版,是对前五十年学术的全面总结,又在各个领域有所推进。

1956年,李学勤发表《谈安阳小屯以外出土的有字甲骨》,指认出西周甲骨。

1967年,日本学者岛邦男《殷墟卜辞综类》出版,是第一部甲骨文资料类编。

1970年,加拿大学者许进雄发表《钻凿对卜辞断代的重要性》,关注钻凿形态与甲骨断代的关系。

1973年,发现小屯南地甲骨,出土有字甲骨5000余片,是新中国成立后发现甲骨最多的一次。

1977年,李学勤发表《论妇好墓的年代及相关问题》,提出历组卜辞时代提前;陕西扶风凤雏遗址发现西周有字甲骨300余片。

1978年,郭沫若主编、胡厚宣总编辑《甲骨文合集》出版,刊布传世甲骨资料41956版,被誉为甲骨学史上里程碑式的著作。

1979年,于省吾《甲骨文字释林》出版,考释文字300多个,总结音、形、义相结合的考释方法。

1980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小屯南地甲骨》出版,公布甲骨资料4000余版。

1984年,林沄发表《论小屯南地发掘与殷墟甲骨断代》,提出字体作组合为分组、分类的唯一标准;王宇信《西周甲骨探论》出版,是第一部西周甲骨综合性论著。

1991年,发现花园庄东地甲骨,出土有字甲骨600余片;黄天树《殷墟王卜辞的分类与断代》出版,是甲骨文断代两系说的完善。

1992年,裘锡圭《古文字论集》出版,是甲骨文字考释新成果、新方法的展现。

1996年,于省吾主编《甲骨文字诂林》出版,是近百年甲骨文字考释成果的汇总。

1999年,王宇信等主编《甲骨学一百年》、彭邦炯主编《甲骨文合集补编》、宋镇豪著《百年甲骨学论著目》出版,是甲骨学百年成果的展现。

2003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殷墟花园庄东地甲骨》出版,刊布完整单坑非王卜辞500余片;山东济南大辛庄遗址发现有字卜甲4版,是商代王都之外首次发现商代甲骨文。

2005年,陕西岐山周公庙遗址发现有字甲骨600余片。

2006年,安阳殷墟入选《世界遗产名录》。

2010年,宋镇豪主编《商代史》出版,是目前最全面的商代断代史著作;黄天树主编《甲骨拼合集》出版,体现了甲骨缀合新方法、新理论的阐释与实践。

201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殷墟小屯村中村南甲骨》出版,刊布甲骨文资料300余片。

2017年,甲骨文入选《世界记忆名录》。

2018年,甘肃彭阳姚家塬发现西周有字甲骨。

(作者:徐义华,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正版森林舞会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