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网络文学要守好“俗文化”的阵地

来源:文艺报 | 阿菩  2019年10月28日09:09

中国的文学一定意义上可以说起源于《诗经》,而《诗经》分风雅颂,其中尤以风、雅最为重要。所以中国传统上常以风雅来指代诗经,甚至指代文学。

风指国风,是诗经所记载的先秦时期的民歌,其中有相当部分是情歌。在文学的属性上,国风有非常明显的、强烈的民间性,是文学中“俗”的部分。虽然经过孔子的删减、整理,但是国风的精神仍然是民间的、大众的,是属于人民的文学。它的表现形式是通于俗情的,也就是最早的通俗。国风的内在精神是与人民群众的情感、情绪相呼应的。统而言之,国风就是以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来表现人民群众的情绪和情感。

而雅分大雅、小雅。如果说国风是人民群众所唱之歌,那么雅就是贵族或者士人也就是知识分子群体所做的诗。《诗大序》说:“雅者,正也,言王政之所废兴也。政有小大,故有《小雅》焉,有《大雅》焉。”雅是畿内之调,畿内就是首都圈,是贵族与其外围群体所居住的地方。

雅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有明显的贵族性、官方性、崇高性,甚至歌颂性。其中代表士人精神的小雅有一部分也是反映民间的,但它与国风的视角截然不同。国风是以人民之眼看人民之事,以群众之口唱群众之歌。而雅是以士人也就是以知识分子的视角去看民间,以知识分子的审美去反映民间。而大雅又更进一步,那是明显的殿堂化的文学,有一部分大雅已经接近颂。

现代文学的雅俗之别

现代文学从一开始就是雅文学。

我们现在所推崇的中国现代文学的鼻祖们,无论是“鲁郭茅”,还是“巴老曹”,都是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按传统的视角看,他们都属于士。他们所书写的内容包蕴那个时代的万有,但基本上都是以知识分子的视角、知识分子的判断、知识分子的情感来观看这个世界、书写这个世界。这些是现代文学书写的主体。

同时,他们的文学、他们的文字从一开始就是写给知识分子群体看的,这个知识分子圈层往上包括了近现代绝大部分的统治阶层,往下则延伸至数量庞大的学生群体。这些是现代文学阅读的根基。

由于历史的原因,这些文学大师在现代文学领域逐渐形成了绝对的话语权,甚至完全代表了现代文学。而以更加广大的庶民为阅读对象的,比如张恨水、还珠楼主等人的作品,在狭义的现代文学研究者的眼中甚至连文学都算不上,最多也只是给他们在文学史的边角上安放一个可有可无的位置。

张恨水、还珠楼主,乃至金庸,在近20年中其文学地位的抬升是通俗文学与通俗文化的社会影响力大到传统文学圈不得不正视的结果。但即便如此,在现代文学的评价体系中,这些通俗文学大师仍然处于一个很边缘的位置上。

他们尚且如此,网络文学就更不用说了。

网络文学的时代责任

哪怕到了现在,我还是会听到一种声音说:网络文学不是文学。

但不管高居文学殿堂的评判者心里怎么想,我们也必须承认,以网络文学为代表的俗文学,就是给老百姓看的,给庶民们看的,给中国占据人口很大部分的普通人民群众看的。

无论是从表现形式还是所抒发的情感情绪上,我们可以很明确地看出,网络文学的内在属性,往前与港台的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相通,与还珠楼主与张恨水相通,还与《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为代表的明朝四大奇书相通,与宋元话本相通,也与《诗经》中的国风相通。

在或许遥远或许不远的将来,如果承载网络文学的土壤健康的话,那么有一天它必定会催生出像《西游记》那样的想象之作,像《水浒传》那样反映人心世情的故事,像《三国演义》那样描写历史的厚重篇章,像“关关雎鸠”那样抒发爱情的美好诗句。而在这些集经典之大成的作品出现之前,文学的传统也是有可能会被中断的。我们现在所希望的是,大家能够群策群力,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

《诗经》有风雅之分,但风雅应该是一体的。文学有雅俗之别,但雅俗应该是齐头并进的。我们期待着中国的雅文学在未来能够获得更多的国际荣誉,摘取更多的诺贝尔文学奖,但我们不宜以雅文学的标准来要求俗文学。

网络文学从一开始就有草根性、民间性、大众性的特征,无论是它的情感、它的需求、它的读者,都是这样的。它未来的征途,不是诺贝尔文学奖,而是用真诚的故事来与全中国的人民群众,乃至全世界的人民群众产生呼应。网络文学的历史责任也不是去征服西方的知识分子群体,而是要以受世界人民喜闻乐见的形式出海,去与承载了西方价值观的好莱坞大片等文化产品抗衡。

不管我们承认与否,俗文学与俗文化的阵地就在那里,这个阵地永远不可能用雅文学与雅文化去占领。能跟漫威宇宙、哈利·波特争夺市场的只能是孙悟空或者哪吒。如果我们不用我们中国的俗文学与俗文化去占领这个阵地,那么占领它的就只会是西方的东西,是变形金刚,是超人与蝙蝠侠,以及隐藏在这些西方通俗作品背后的西方价值观。

正版森林舞会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