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永康的文化基因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 任林举  2019年10月28日07:33

仲秋一过,天地间的清气上升,浊气下降,氤氲了一春一夏的江南,呈现出一派秋高气爽的景象:天如海,云如帆,人未动,却已在时光中疾速远航。于是,空间的概念消失,仿佛到处都充满了无色、透明的时光,无边无际,浩浩汤汤。

登上浙江永康方岩山的崖顶,再回首,突然感觉这座明丽的江南小城已经在时光中被埋藏得太深、太久。如果说,历经久远的埋藏而不朽即为宝藏,那么永康城中最大的宝藏便莫过于胡公精神。遗憾的是,关于胡公,却一直被大多数人所不知、所“未识”。

江南小城寻胡公

1959年8月,毛泽东主席从庐山返京途经浙江金华,在专列上接见部分地县委书记时评赞胡公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典范。转眼60年过去,我对胡公仍然陌生。惭愧之余,我下决心抓紧时间,补上这一堂历史的课。数日来,我频繁在历史与现实之间穿行,从人们的口口相传到书中的白纸黑字;从抽象的信息符号到可触可感的金石碑刻;从山下的胡库村到山上的胡公祠,从山上的胡公祠又到了山中的五峰书院……寻找胡公留下的历史印记。

指尖一动,翻过的竟然是千年时光。

公元963年,正是大宋初年,一个男孩在江南小村——胡库村诞生。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男孩天资聪颖,勤奋好学,27岁进士及第,成为八婺大地上第一个考中进士的人。从此,这个叫胡则的人走上仕途,历经太宗、真宗、仁宗三朝,位极人臣。他一生为官清廉,心系百姓,因而被尊称为“胡公”。

胡则在政治上力主宽刑薄赋,兴革弊政,做了许多利国利民的好事,深受百姓爱戴。天圣三年(1025年),时年63岁的胡则出任福州知州。福州原有大片海涂、荒滩,太宗时授予民耕。后因朝廷财政紧张,朝廷便打算将福州一带庄田转售为卖,加租收税,引起农民愤慨。胡则一上任,即查明实情,上奏保田。然而,奏章一去没有回音;胡则便再一次深入察访,二次奏本,仍无音讯。胡则明白,朝廷不予回答已经是明确的回答,但他觉得此事涉及民心民愿,便义无反顾上了第三道奏折。这次胡则动了真气,态度已经没有前两次那么柔和:“民有疾苦,剌史当言之;而弗从,剌史可废矣!”胡则深知民意如水,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做一个地方官,如果不能审时度势处理好基层矛盾,兼顾好国家利益和民众利益,就是失职,就是有辱使命。胡则三保庄田之举,终于引起皇上重视,下旨租赋减半,宽限至三年。三年后又予全免。直到70岁高龄,胡公还冒着“只顾百姓的粮袋,不管朝廷的钱袋”的“罪名”斗胆建议:“永免江南十四州的丁钱。”

胡公祠里悟责任

胡公在几十年的官宦生涯中,始终如一地“以国家为重,先忧后乐,鞠躬尽瘁”;始终如一地为民请命,心系黎庶;始终如一地坚持至诚、至信、至忠、至义的人生信念。

一代名相范仲淹在为胡公撰写的祭文中做了中肯的评价:“惟公出处三朝,始终一德,或雍容于近侍,或偃息于外邦,动为至诚,言有明理……性至孝,富宇量,笃风义,轻财尚施,不为私积……义可书,石不朽,百年之为兮千年后。”千年之后,各地百姓为了表达自己的崇敬、感戴之情,修建寺庙纪念胡公,于是“天下有胡公庙三千”。

抬头远望,目光就轻松越过了胡公祠下那排整齐的台阶,再向前便是一条弯弯曲曲的石头路,不宽也不窄,一端通往山中,一端通往山下的“红尘”街市。路两旁的草木葳蕤繁茂,错落交杂,有可以作为栋梁之材的高大乔木,有生在乔木之下安享阴凉但无意成材的各色灌木;有的是已经存活了百年的老树,有的却是一岁一枯荣的蒿草;有只开花不结果的山桃,也有只结果不开花的桫椤……此时,正是金秋季节,显眼处和幽暗处的银桂金桂,发出沁人心脾的芬芳。这些姿态、禀赋、寿命各异的草木,到底是怎样一代代生存下来的呢?它们靠什么保持了自己的样貌和品性?又是靠什么延续了它们的种命?这让我想起了“基因”这个概念。

文化基因永流传

不可否认,神奇的基因是打开所有生命秘密的一把钥匙。基因在,个体的生命和物种就在;基因不在,个体和物种就自然消失。当基因的概念被引申到社会学领域,也同样激发了我们对于人类精神和文化根基的想象。“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胡公精神为什么能历千年而不衰?因为它符合人民的根本利益和心愿。在我们这个古老的国度里,世世代代的人民经历了太多的动荡、搜刮、贫穷和压迫,人民从灵魂深处盼望优秀从政者身上那些“道德完美、心怀悲悯、勇于担当、公而忘私”的文化基因能够永远地传续下去。

就在五峰书院和胡公祠之间的路边,有两棵周恩来总理亲自栽种的白花泡桐。高大粗壮的树干直接云天,让围在树下的每一个人都不得不抬头仰望。人们在热烈地谈论着树的品种、品质以及种树人的故事,但我却想到了山上的胡公祠以及胡公祠中不曾间断的香火。

如果说树木是靠着阳光雨露存活,靠扦插和播种传续基因,那么胡公祠中的香火大约相当于为一种不灭的精神而做的“浇水”和“施肥”吧?不过,一种文化基因的永续,依靠的不仅仅是缭绕的香火,更有一代代人在“心田”为其预留出的播种和生长空间。

告别人文和自然资源丰富的永康,我还是觉得方岩山的胡公祠是永康最有分量的地方。虽渐行渐远,但仍忍不住再一次以心遥望。惟愿,来胡公祠祭拜的人们或没来胡公祠却也对胡公予以关注和敬仰的人们,都能将一颗承载中国文化基因的“种子”揣在心里,传播到远方。 

正版森林舞会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