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布克奖也开了“双黄蛋”,阿特伍德和埃瓦里斯托两位女性分享

来源:澎湃新闻 |  程千千 编译  2019年10月16日08:46

当地时间10月14日,2019年布克奖公布获奖名单,加拿大小说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与英国小说家伯纳德·埃瓦里斯托(Bernardine Evaristo)分享这一奖项。

这是近30年来,布克奖又一次开了“双黄蛋”。此前,在1974年和1992年也曾颁发过联名奖项,但在1992年之后,评选规则被修改为“不可平分也不可拒颁”。

就在上周四,诺贝尔文学奖同时揭晓了2018和2019年度诺贝尔文学奖。仅隔数天,作为英语文学最重要的文学奖,布克奖也开了“双黄蛋”,而且获奖者都是女性。先前在诺奖上呼声极高的阿特伍德,再次获得布克奖,也算是得了一个安慰。而且,阿特伍德也创下一个纪录,小说没有出版就入围布克奖。

阿特伍德与埃瓦里斯托

布克奖评委会主席彼得·佛罗伦斯(Peter Florence)与评委会成员商议5个多小时后宣布,他们无法从短名单的6位候选人中仅仅选取一位获奖者。因此,他们最终决定选择两部小说:阿特伍德的《遗嘱》(The Testaments)——她的反乌托邦小说《侍女的故事》的续篇,以及埃瓦里斯托的《女孩,女人和其他》(Girl, Woman, Other)。两位获奖者将平分5万英镑的奖金。

据悉,《遗嘱》中文版将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由作家于是翻译。

英籍尼日利亚裔的埃瓦里斯托成为了首位获得布克奖的非裔女性。79岁的阿特伍德则成为了史上最年长的布克奖得主,她曾在2000年凭借《盲刺客》(The Blind Assassin)获得布克奖,因此她也成为了布克奖史上第四位两度获得该奖的作者。

两人分享5万英镑奖金

据《卫报》报道,当晚在伦敦市政厅举办的颁奖典礼过后,阿特伍德表示:“对于我这个年纪的人来说,赢得全部奖金是非常令人尴尬的事情,它意味着将另一个较为年轻的作家拒之门外。我真的会很尴尬,相信我。”

“我不是布克奖评委团成员,但我做过评委,所以我理解他们的困难。他们本有13种方法来分配奖金,但不幸的是他们最终选择了这样(把奖颁给我)。”

埃瓦里斯托则表示:“我很高兴能够与阿特伍德这样一位如此优秀的作家分享这一奖项。但我看重的并不是与别人分享这个奖,而是我能够站在这里领取这个奖,以及它对我和我的文学生涯的意义。这一时刻非常难得,数十年来,布克奖对我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

在新闻发布会上,埃瓦里斯托被问到她是否更想独享全部的5万英镑奖金。对此,她回答说:“你觉得呢?但我很乐意与人分享它。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埃瓦里斯托表示她会用奖金来还房贷。而阿特伍德则说她这个年纪再用奖金买皮包就不太合适了,相较于把钱花在自己身上,她更想把她的2万5千镑奖金捐给加拿大的原住民慈善机构Indspire。

当被提及她的长期伴侣格雷姆·吉布森(Graeme Gibson)近期的离世,阿特伍德回应道:“此时此刻对我来说是最好、也是最糟的时候。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的感受,那么对我来说,现在若能走在路上,被很多人围着,谈论其他的事情,这样会更好。”

打破规则选出两名获奖者

佛罗伦斯透露,评委会对于必须选出一名获奖者倍感压力。他说:“我们最终达成共识,决定打破规则选出两名获奖者。这两部小说中的任何一本我们都不想放弃,我们对此讨论得越多,就越珍视它们,希望这两本书都能成为赢家……我们无法把它们分开。”

此前,布克奖曾两次同时颁给两名作家。一次是在1974年,颁给了内丁·戈迪默(Nadine Gordimer)和斯坦利·米德尔顿(Stanley Middleton);另一次是在1992年,颁给了迈克尔·翁达杰(Michael Ondaatje)和巴里·昂斯沃斯(Barry Unsworth)。1992年后,布克奖更改了规定,坚持这一奖项“不可平分也不可拒颁”。

“我们尝试投票选出一名获奖者,但这行不通,”佛罗伦斯说,“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隐喻。”

商议了3个多小时后,评委会询问布克奖文学总监加碧·伍德(Gaby Wood)是否可以把奖颁给两个人,遭到了拒绝。此后评委会又讨论了一个小时,依然维持着同样的决定。伍德询问了董事会主席海伦娜·肯尼迪(Helena Kennedy),她也坚持颁奖规则不可改变。评委会又讨论了第三次,最终佛罗伦斯宣布他们一致决定忽视规则,坚持选出两名获奖者。

“我们花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苦苦思索怎样解决这个问题来让大家都满意,最终的决定让我们所有人都为之高兴,”佛罗伦斯说,“我们努力想要遵守规则,但你怎样才能公平解决一个看似无法解决的问题?最后我们找到了办法,那就是改变游戏规则。”

当被问及她是否支持该决定时,布克奖文学总监伍德说:“这是对规则明显的蔑视,他们都明白。这是一种叛逆的姿态,但也是一个慷慨的姿态。”她强调说今后布克奖的规则不会允许被改变,而今年的评委团也不是第一个要求平分奖项的评委团。

佛罗伦斯说:“我希望两位获奖作家都能接受这一点,它代表了我们对这两部小说的敬意。”

“都是雄心勃勃的作品”

作为评委会主席,佛罗伦斯表示阿特伍德的《遗嘱》和埃瓦里斯托的《女孩,女人和其他》“都是非常吸引人的小说,在语言上都颇具创造性,并且在很多方面都颇具冒险精神。它们都致力于关注当今的世界,为我们提供了洞察力,并创造出了能够与我们产生共鸣、并将在今后的很多年里继续与我们产生共鸣的角色。”

他评价埃瓦里斯托的小说具有相当的开创性,对所有人物的表现都非常出色;这位小说家采用一种复音的形式来表达自己的声音,因为“我们英籍非裔女性知道,如果我们自己不为自己写作的话,其他人就更不会了。”而阿特伍德的小说则展现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烈的政治紧迫性”。

佛罗伦斯说:“这两部都是雄心勃勃的作品。所有的文学技巧,语言的优美性,结构的精巧度,这一切都是为作者想要表达的事情所服务的。这两部小说都急迫于表达一些有价值的话语,也恰巧都是引人入胜的作品。我认为无论是文学爱好者,还是一年只读一两本小说的读者,都会喜欢它们。”

正版森林舞会游戏下载